假如学会一点妥协,胡迁就能听到柏林的掌声了

所属栏目:文艺 编辑:元芳有看法 时间:2018-02-26 11:01:15 阅读:8584次

摘要: 在第6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,胡迁电影《大象席地而坐》获得柏林电影节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,遗憾的是,胡迁永远看不到这一幕了,他已于2017年10月12日自杀。 山东小伙胡迁去世时未满30岁,是一个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才华青年,会导演更会写文章,是一…

在第6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,胡迁电影《大象席地而坐》获得柏林电影节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,遗憾的是,胡迁永远看不到这一幕了,他已于2017年10月12日自杀。

山东小伙胡迁去世时未满30岁,是一个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才华青年,会导演更会写文章,是一个对艺术有着近乎偏执追求的电影新人,也正是因为这种偏执让他生活的痛苦不堪。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电影就是由王小帅投资监制的,期间胡迁和王小帅因为片子剪辑问题闹的不可开交,给胡迁带来巨大的痛苦。

搞艺术的人,骨子里都是执拗的,是不善于妥协的,正是因为他们的不妥协从而更容易出来好作品,我始终认为,一个两面三刀处处当老好人的艺术从业者,是难以做出好作品的,搞艺术,需要坚守的品质,这才是个体艺术魅力的所在,也是艺术如万花筒一般绚丽的根本原因。

但是,有的人能很好的在执拗与市场需要中找到平衡,所以在兼顾利益的同时确保了艺术水准保护的最大化。而有的人,选择了一种死撞南墙的玩命执拗,对艺术的洁癖最终造成自己深深的痛苦,这种痛苦会转化为贫穷、失落、厌世等情绪,而胡波正是因为如此才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很多时候,坚守的另一面是自负,在胡波与王小帅关于电影艺术方面的分歧,我不认为胡波的电影思想就完全正确,他或许更应该寻求一种妥协,要考虑出品人的投资风险和利益寻求,因为毕竟没有人投钱你连拍的机会都不会有,而作为国内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人物,我想王小帅对市场的估算应该比胡波更有经验吧。

不是所有的电影新人都能幸运的成为贾樟柯、娄烨、张杨等,在电影圈里追梦的年轻人,最重要的还是要考虑生存下去的问题,等到具备一定实力人脉的时候再考虑自己的电影追求也不晚。

喜欢上电影事业是因为兴趣和梦想,是让自己快乐的,而不是痛苦和绝望。

相关文章
今日头条
最新资讯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