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武帝为维持战争的庞大经济开销,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奇招

所属栏目:文艺 编辑:媛媛说历史 时间:2018-02-08 17:35:24 阅读:9371次

摘要: 在和匈奴的战争之后,大汉帝国的国库为之一空,汉武帝必须要推出一种新的聚敛财富手段,才能使战争继续下去。于是在公元前119年,他颁布了“算缗”和“告缗”令。 何为“算缗”呢?就是对商人、手工业者、高利贷者以及车船所征收的赋税。对象为商品或是资产,规定商…

在和匈奴的战争之后,大汉帝国的国库为之一空,汉武帝必须要推出一种新的聚敛财富手段,才能使战争继续下去。于是在公元前119年,他颁布了“算缗”和“告缗”令。

何为“算缗”呢?就是对商人、手工业者、高利贷者以及车船所征收的赋税。对象为商品或是资产,规定商人的财产每2000钱抽税120钱,手工业者每4000钱抽税120钱,非吏比者、三老、北边骑士的每辆车抽税120钱,商人的车每辆征收240钱,五丈以上的船每条征税120钱。

同时为了避免这些人逃掉商人的身份,汉武帝还特意为他们另外立了一户口册,称为“市籍”。

在“市籍”中的每个人都要主动向朝廷上报自己的个人财产,如果有隐瞒不报或者是自己上报不实的,鼓励知情者进行揭发检举,这就是所谓的“告缗”。

看到这里,我们无不对汉武帝的这一举措拍手称快,因为商人牟利和农民不同,他们所得和所付出的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成正比,这样的人有缴纳高赋税的义务。但人性是贪婪的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得到的多,付出的少。那个时代的商人不会因为自己少交了税而感到伤了自尊,也不会觉得自己没有尽权利而感到羞愧。

对此,汉武帝当然知道,所以他鼓励告发,并且还奖励告发者。但凡告发属实,被告者的财产不但全部没收,还要罚戍边一年,被没收的财产再分一半给告发者,以作奖励。

“告缗”的结果让汉武帝非常满意,朝廷得到了数以亿计的财务,田宅更是无数,很多商人中产之家因此而破产。然而一种制度的目的如果不纯粹的话,那么在其执行时,就会被人利用。“告缗”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,那就是掺杂了很多私人目的在其中。比如,就有人通过这种形式,将平日里的怨家给轻松解决掉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很多人为了自保,只能做出在今天看来是非常不符合常理的一些事情来。换句话来说,告密更多催生出了虚伪和狡诈。

卜式是当时一位经营畜牧业的商人,当“告缗”开始在全国铺展开来时,他见很多同行都倒了大霉,觉得与其被人告密,还不如自己主动站出来,以守为攻。于是乎,他一咬牙一跺脚,上书朝廷表示自愿捐出财产的一般,以做边防之用。这让汉武帝很是诧异,因为当时很多商人都是低调隐瞒自己的财产,可他为何要反其道而行呢?

于是就派人前去问卜式,是想当官还是家里有冤屈需要上诉,结果人家说都不是。卜式说:“天子诛匈奴,我认为贤者应该在边关冒死奋战,有财的人就理应捐献财产,如此匈奴可灭也。”

卜式的回答并没有漏洞,汉武帝正欣慰之时,丞相公孙弘看出了门道。他认为卜式矫情立异,动机不纯。汉武帝没搭理他,过了不久,卜式居然又捐出了二十万钱,这回汉武帝是真的欣慰了,对卜式进行了特别的嘉奖。从此“不想当官”的卜式居然官运亨通起来,成了齐王丞相、齐王太傅、御史大夫等。

任谁都可以看出,卜式这是在“立异以为高”、“逆情以干预”,然而就是这样虚伪狡诈的人,最终居然能身居如此高位,实在是那个时代的悲哀。

“告缗”运动最终因为大批商人破产,无密可告而结束。但作为最高权力者的汉武帝,在这次运动中不但得到了可供自己支配的巨大财富外,更是通过告密加强了自己的无上权威。

毋庸置疑的是,这种搜刮民财,尤其是鼓励告密的做法,其实是在毁坏国民的人格和心智,其恶劣的影响尤为深远。汉武帝鼓励告密,事实上就是在鼓励全民特务政治,鼓励人性的堕落,鼓励贪婪和邪恶。

相关文章
今日头条
最新资讯
猜您喜欢